唐招提寺

唐招提寺

唐招提寺是著名古寺院,位于奈良市五条町,是日本佛教律宗的总寺院。它是鉴真大师东渡后亲自创立的寺院,保留了浓郁的盛唐风格,是中日两国交流的象征,现已被确定为日本国宝。
唐招提寺是著名古寺院,位于奈良市五条町,是日本佛教律宗的总寺院。鉴真圆寂之后就葬于此,寺内有鉴真墓,不少中日两国的虔诚佛教徒都会来此拜谒。墓前种有移植自鉴真大师故乡扬州的琼花树,每年五、六月琼花盛开,以慰思乡之情。
 

鉴真东渡日本--中国式的气度与胸怀

在唐招提寺,有一个名字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,那就是鉴真。

 

鉴真是扬州人,生活于中国的盛唐时期,幼年就开始学佛的他天资聪颖同时又得遇名师,所以很快就学有所成,经过十余年的辛勤传教,门徒达到四万人之众,成为扬州一带首屈一指的佛教律宗大师。

鉴真所修习的律宗,讲究的是严守戒律,持戒修行,对于僧人的约束非常严格。而在当时的日本,虽然佛教已经开始广泛流行,但是各种戒律不明缺少约束,佛教界仍然是一片混乱,此时的日本正缺少可以按照规则正式授予修行者僧人资格的高僧。有鉴于此,两名日本僧人荣睿、普照受日本佛教界嘱托,跟随政府的遣唐使船队来到中国,他们花了十年时间在中国寻找合适的人选,最终辗转找到鉴真,恳求大师前往日本传戒。鉴真受其诚意所感动,同时也出于弘法的目的,慨然应允,准备东渡。

然而鉴真的东渡之旅却无比曲折,他历经了5次海上遇险,甚至付出了他所意想不到的巨大代价--双目失明,花了整整12年的时间,才终于抵达奈良。鉴真一行受到了日本国内朝野上下一致的热情欢迎,鉴真被尊为“传灯大 法师”,被授予了统领日本国内佛教事务的最高权利。而鉴真也是不负所托,严格制订了各项佛教戒律,开设戒坛为日本僧人正式受戒,为日本佛教的正规化,并最终成为日本的国教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鉴真东渡对日本的帮助远远不止宗教界,随同鉴真一同传入日本的,除了佛教制度的正规化,还有一整套与其相适应、源自大唐的先进文化知识体系,包括医学、建筑、雕刻、绘画以及文学各个方面。比如说鉴真本人就精通医学,将当归、柴胡、苦参、地黄等一系列中国中草药引入日本,成为如今日本汉方药的奠基人。

随同鉴真传入日本的也包括建筑样式上的革新,鉴真将大唐最流行的建筑模式也带入日本。由于鉴真东渡发生在日本的天平年间,这一建筑样式在日本被称作是“天平样”——而唐招提寺就是“天平样”建筑中最杰出的代表。唐招提寺是鉴真大师东渡后亲自创立的寺院,保留了浓郁的盛唐风格,是中日两国交流的象征,现已被确定为日本国宝。
  
历时十载的金堂修复--“修旧如旧”

寺内的金堂是日本的国宝,相当于我们的国家级保护文物。金堂长28米,进深15米,高16米,是一座正面7间、侧面4间铺瓦屋顶的木造建筑。1998年,包括金堂在内的唐招提寺历史建筑被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。 

 

在1995年的阪神地震中,金堂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。1998年唐招提寺被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之后,保护寺内金堂的呼声进一步提高。当时金堂已出现立柱内倾等情况,人们担心这座古老的建筑会在地震中毁于一旦。于是,当年成立了国宝唐招提寺金堂保存修理事业专门委员会,开始对金堂实施了长达两年的建筑调查。其后,基于该调查结果,在奈良县教育委员会的主导下,组织社会各方面的力量,从2000年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金堂平成大修。
 
这次大修是金堂创建以来首次最大规模的修理,虽然称之为修理,实质上是“解体”和“复原”。建筑工匠首先将整座金堂完全落架解体,共有四万多片瓦片和两万多块木料,替换掉其中损坏的部分,并尽可能采用其中尚可使用的部件,除金柱绝大多数为当初的原物外,约四成屋瓦仍是镰仓时代之前烧制的,甚至还有三根屋檐下面的椽子是最初建造时的原物。
 
为了保存金堂那独特的经由历代工匠改造而成的屋顶结构,屋顶梁架结构的维修方案一改再改,最后确定为将整个屋顶与底下的梁柱结构完全脱离的做法,使得整个屋顶就像一个套子一样套在建筑的梁柱之上,这样在日后有了更好的解决方案时可以方便地将它取下修改,将更多的维护可能性留给了后人。
 
值得一提的还有金堂内三座塑像——卢舍那大佛、药师如来、以及千手观音。三座雕塑最早的金箔已经剥落,露出里面最早的黑漆来,但为了保留历代工匠采用不同技术所做的增补,这次大修没有重新涂上金箔,而是将这些历史痕迹都按照原样“修旧如旧”保存了下来。其中千手观音像因为搬迁维护难度极高而非常引人注目,搬迁中四十多支大臂与九百多支小臂被小心地一一拆下编号,通过X光拍照定位,确定其安装的精确位置,再在最后重新安装时一一准确复原。
 
2009年10月,历时十载的金堂修复工作终于结束。金堂的修复工作汇集了日本木造建筑以及历史、艺术等方面的一流专家,使用了现代的最新技术,同时对于能够使用的古旧材料,都最大限度地在原有位置上被再次利用,最大限度地保留了一千多年前建筑的精华。修复后的唐招提寺金堂恢复了当年的风采,散发着天平文化的气息。